你好,欢迎您来到福建信息主管(CIO)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会员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 >> 文章中心 >> 产用合作 >> 供给方 >> 正文
中移动无线高管失踪 基地化警醒寻租隐患
作者:徐志强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数:1413    更新时间:2010/4/3 21:01:11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移动中央音乐平台前负责人、四川移动数据部总经理李向东失踪多日,此案已交由中国移动总部纪检部门跟进。3月29日,原四川移动建设中心总经理陈健骥接替李向东留下的空缺。
    未经证实的消息指称,李向东卷款数亿元人民币潜逃未遂,目前已经被拘捕归案。中移动官方未就此做出回应。
    3月31日傍晚,陈健骥表示自己在开会,没有接受记者的求证要求。
    “李已经不再担任数据部总经理。”3月31日,四川移动一位员工在接听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但对李向东被调查一事并不清楚。
    中移动的无线音乐基地,位于四川成都高新西区,其服务的有31个省份的4.04亿移动客户。
    无线音乐业务是中国移动在增值服务中除短信外最重要的收入,一向被集团所重视。中移动3月18日公布的2009年年报中透露,其增值业务收入1311亿元,其中无线音乐业务收入持续超过人民币百亿元。
    事件暴露了中移动业务管理方面的巨大漏洞。尤其值得警醒的是,李向东在无线业务产业链上的绝对话语权,为其留下了巨大的寻租空间。而通讯行业目前普遍的基地化运作模式亦值得反思。
寻租空间
    李向东案发,或缘于其在无线音乐市场的深度介入。
    尽管具体案情尚未披露,但知情人士认为,如果其携带巨额款项潜逃的版本属实的话,部分是由于中移动无线音乐产业管理体制漏洞造成的。在无线音乐市场的爆发以及李手中权力的不断扩大则是重要的催化剂。
    公开资料显示,李向东是电子科技大学硕士、美国布法罗大学商学院EMBA,是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的创始人之一。其还曾获得中移动劳动模范等多个荣誉。
    从争取无线音乐基地项目,到今后的具体运作,李向东都是主要操盘手之一。2004年,李向东在韩国看到手机彩铃业务的成功,开始向集团申请在成都建立中国移动音乐基地;2005年6月,四川成都无线音乐产品基地正式建立;2006年通过跟春晚合作,无线音乐基地广为人知;到2007年,基地的产值达140亿元。
    令业界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李向东是如何操控传言中的巨额资金的。
    “通过财务系统一下子转移如此巨大的资金,基本不可能。”通讯行业专家项立刚认为,如果金额属实,应该是在长期的跟CP/SP合作的过程中逐步完成。
“    业内传言其卷走的巨额资金相当于一个地市级运营商的年收入,不过与无线音乐的超过百亿的年收入相比,却又不算多。”一位运营商内部人士分析,这笔钱款不会是来自用户款,因为这些收入要进入各营业系统中;按照公司正常的流程,也不可能从财务上转走;因此最有可能的就他在CP和SP的审批和合作中取得——具体方式包括,自己注册公司参与移动的业务,或者在审批中收取相关CP、SP的好处,以及在给CP、SP的分成中提取回扣返点。

    对李向东而言,或许这并非难事,因为中移动在无线音乐的产业链条中有着绝对的主导权,而李又是无线音乐的负责人。
    目前,中国移动对内整合了中央音乐平台、无线音乐俱乐部管理平台,对外与百代、环球、索尼、华纳等多家国内外唱片公司结为利益联盟,构建起了一个由运营商、唱片公司、SP、手机终端厂商组成的无线音乐产业价值链。
    由于是最终面向用户的分销商和收费渠道,谁的内容和业务将进入其通路,都将由中移动数据部说了算。对CP和SP而言,联通和电信也同样强势。
    因此,在运营商选择CP/SP的过程中,普遍存在着极大的寻租空间,当前的业务结构使得数据部的权力过大,缺少制衡机制,因此往往出现业务部门内部人士在外注册相关公司并参与自己主管业务的运营。
    “尽管现在内部的招投标都有清晰的程序,但主要是对合作方资质和业务能力的审核,至于合作的CP/SP公司背后的股权结构很少有人去管。另外,也不会有专门针对它们的审计。”上述运营商内部人士说。
    此外,该人士透露,尽管运营商在跟CP/SP合作中,结算的过程已经可以通过信息化系统完成,但其中仍然有很多模糊之处,比如许多增值业务是多家产品打包进行结算,其中许多分成等是由人随机而定,“因此李的出事并非偶然”。
业务基地“集权”
    最近几年,中移动开始采取了一种基地化业务运作模式,即对于某一项新业务,集团总部会挑选条件比较适合的省份,让其试运营,如果效果突出,就将该业务在全国铺开。该基地化运作模式也被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等运营商所采用。
    目前,除四川成都音乐基地外,中移动还有浙江移动手机阅读、上海视频、辽宁位置、湖南电子商务、广东南方、江苏游戏和福建手机动漫等多个基地。
    四川无线音乐产品基地是最早的基地,其成立前,彩铃在中移动数据业务中的收入贡献越加突出,2004年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市场规模为15.8亿元,2005年为30多亿元,最终催生出了在成都建立基地的决策。
    这个决定改变了以前31个省份各自为政推出不同业务的模式。中移动认为,此前各省公司采用分省建设的模式,导致了音乐资源浪费,并使得客户感知参差不齐,统一后更有利于业务开展。
    有行业人士认为,分省独立建设、开发和推广业务的模式会造成资源重复投入,并且增加了部门沟通成本,而圈定具有资源优势和运营经验的省份建立基地,可以统一调配资源,做产品研发,并统一规划和运营,这将是运营商在数据时代的共识。
    记者获得的一份《中国移动无线音乐2009年年中研讨会报告》中称,无线音乐要集中管理的原因主要是由音乐自身的特点决定,其特点包括:价值链角色多,版权复杂,内容驱动,法律风险大,流行趋势快,用户群广大,业务需要快速部署;此外,这也是发挥规模优势,增加话语权,主导产业链的需要。

    去年下半年,中国移动向各省分公司发出通知要求,201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无线音乐内容集中管理工作,所有彩铃内容由设在四川成都的音乐基地统一引入,各省公司不允许自行新增任何本省彩铃内容。
    这意味着,各省公司的彩铃接入权力被上收,各省公司如果要引入个性化内容,只能将需求提交给音乐基地后,由其引入再定向分发,以前经常需要在各省公关的CP和SP只需瞄准四川基地,李的权力也变得更大。
    “基地化运作模式是把双刃剑,一方面有它的独特优势,运作好可以实现高效率,但如果运作过程中没有做好监督工作,反而会出大娄子。”上述运营商内部人士说。
监管难题
    “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外部和内部两方面改善。”该人士表示,外部即扭转运营商在产业链中独大的地位,内部即做好规范。
    此前,易观国际在研究报告中发现,目前运营商已经利用自身网络资源建立涵盖了从内容生产、包装、营销到消费的完整产业链条,并让无线音乐逐步成为音乐市场的主流消费方式,但却使得无线音乐市场也仍然存在一定的问题。
    比如,在无线音乐市场中,由于运营商较强的产业控制能力,内容创生系统话语权较弱,低水平的消费方式让内容收入占比不高,CP内容创生和SP营销积极性受到一定抑制
    正是这种弱势的地位,使得CP和SP们寻租成为了业界的潜规则。
    “这是一个运营商中普遍存在的问题,目前还没有比较好的解决方法,内部最大的解决办法就是公开透明,另外就是引入竞争机制。”上述运营商内部人士说,其实不光是通讯行业,只要存在渠道、代理、返点的所有行业都会遇到类似问题。
    该人士认为,对于通讯增值服务,尤其是对未来3G业务而言,今后运营商的发展方向就是像苹果商店一样的大卖场,卖场中包括自有业务以及各个合作方的业务,这样就更将考验运营商在代理、销售、定价上的管理和风险控制能力。

Copyright © 2003-2015 福建信息主管(CIO)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千仞科技 闽ICP备11010289号 网站运维及版权所有:福州睿信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